如同狂风暴雨般打在他的骑兵中因为是侧翼的攻

盛大彩票官网 admin 浏览

小编:苏喀站起身大吼着,但吼声却蓦然间变成了惨叫。 他愕然回过头,看着那个把刀捅进自己后背的奴隶。 后者咬着牙狠狠将刀向下一拖,苏喀再次发出惨叫,但他还是难以置信地看着这

 
    苏喀站起身大吼着,但吼声却蓦然间变成了惨叫。
 
    他愕然回过头,看着那个把刀捅进自己后背的奴隶。
 
    后者咬着牙狠狠将刀向下一拖,苏喀再次发出惨叫,但他还是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奴隶。
 
    而就在同时,那些已经快要完成包围的清军也发出了惊恐的尖叫,然后散开盾墙不顾一切地往回跑,冲向他们的战马,哪怕他们后面的箭依旧不断射进他们的后背也顾不上了。因为就在
 
此时伴随急促的马蹄声,无数端着锥枪的骑兵从黑暗中涌出,还没等他们跑回已经离开近五十米的车队,这些骑兵就已经凶猛地撞在他们中间,马蹄践踏,锥枪刺击,马刀劈砍中清军士兵不
 
断倒下。
 
    而那袭击者也终于露面。
 
    拿着一张弓背着箭囊从黑暗中走出的他,在缓缓向前中不断射出利箭,将那些试图反击的清军一个个射杀。
 
    但苏喀已经看不到这些了。
 
    那名在拖动中拔出刀的奴隶毫不犹豫地将刀刃压进他的咽喉。
 
    “带走所有战马,烧掉所有粮车!”
 
    s精灵王子的杨庆很快就站在了他俩身旁,饶有兴趣地看了看那瘫坐在地上的奴隶,对着在车队席卷而过的部下骑兵说道。
 
    他是负责诱敌的。
 
    他步行靠近以弓箭射击,面对他这样的神射手,尤其还是隐藏黑暗中不知道多少人的情况下,清军就算是骑兵也不敢冒险向前冲,最理智的方式就是下马以盾墙结阵向前,而就在同时他
 
的骑兵却控制着马匹缓慢靠近,避免狂奔而被发现,等到清军下马并离开车队后,他的骑兵就可以全速冲出虐菜了,而他继续负责压制,黑夜中这样的战术很有效。
 
    他的战略也很简单。
 
    就是尾随清军不断袭击,像跗骨之蛆般跟着一口口地咬。
 
    他炸断三岔河浮桥带来的最大收获就是拉长了清军的队伍,渡河难度的增加,让多尔衮的七万大军花了整整三天时间才全部渡完,急于到达山海关的多尔衮,肯定不会等后面的,最终这
 
支大军被拖成了一条绵延百里的长龙。前面苏克萨哈的前锋都已经到闾阳驿了,后面的还没到高平驿,多尔衮的中军也才到盘山驿,这样的一字长蛇最适合袭击了,尤其是后面的辎重队什么
 
的,而且这样的袭击还可以给他补充兵力……
 
    “至于你,愿意跟着我吗?”
 
    他低头问那奴隶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候两名他的奴隶士兵上前亮出自己刚割辫子的脑袋做广告。
 
    “奴才叩见主子!”
 
    那奴隶毫不犹豫地说道。
 
    “不要叫主子,这个词太难听,爷是锦衣卫指挥佥事杨庆,你就算我的家奴了,叫家主吧!话说老爷这词也太难听,以后这个称呼得规范一下,不能让那些家伙叫我老爷了,老爷听着就
 
引不起美少女的兴趣。”
 
    杨庆说道。
 
    那奴隶才不管他扯淡呢,很自觉地拿着刀骑上苏喀的战马。
 
    这时候其他那些奴隶中,一些人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走出来,捡起各种武器在地上的清军伤兵身上放血交投名状,然后纷纷骑上那些清军的战马,不过还是有一些装什么都不知道,继
 
续趴在地上的烂泥里,就像准备好了与烂泥一同腐朽般,好在那些归顺的奴隶都认识他们,也没顺便给他们放血。话说这一次杨庆的收获很大,至少三百奴隶加入他麾下,这些人其实也别无
 
选择,就算他们逃走跑去找清军也难免一死,清军在这方面的军法可是很严酷,奴陷主只有死,跟着杨庆至少还能有条活路。
 
    “家主,鞑子后队在高平驿,咱们这样放火他们很快就会过来!”
 
    那奴隶小心翼翼地说。
 
    这时候那些骑兵已经点燃了他们之前推着的马车,车上的粮食立刻熊熊燃烧起来,这样的火光在黑夜中十几里外都能看见,实际上还不到十里远的高平驿清军后卫不可能看不见。
 
    “啊,我要的就是他们看到。”
 
    杨庆说道。
 
    的确,他要的就是清军看到。
 
    仅仅十几分钟后,前面的黑暗中无数火把的亮光就出现。
 
    “亮起火把,撤退!”
 
    杨庆毫不犹豫地说道。
 
    连同新归降的奴隶,总计六百人的骑兵队伍,立刻拿起刚刚准备好的火把在粮车的火焰上点燃,然后向东迅速冲向黑暗的原野。
 
    十分钟后。
 
    “追!”
 
    镶蓝旗汉军固山李国翰,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恨恨说道。
 
    他爹李继学原本是杨镐手下的,辽阳陷落后因为曾经出使建奴所以投降,估计出使时候没少卖情报,很可能被收买为内奸,此后在野猪皮手下很受优待,年老后由李国翰接班。
 
    “主子,这些狗奴才怎么办?”
 
    一名包衣指着那些没有跟着杨庆而是留下来等待清军的奴隶说。
 
    “奴陷主,杀!”
 
    李国翰毫不犹豫地说。
 
    “主子,主子,我们对主子忠心耿耿啊!”
 
    那些奴隶哀嚎着磕头求饶。
 
    但紧接着大队的清军就从他们身上践踏而过,然后在他们的惨叫声中如洪流般席卷向前,直奔远处依旧隐约可辨的那片火光。
 
    很显然后者逃跑的速度不算快,在追出了半个多时辰后李国翰就已经可以看到隐约的人影了,而且这些家伙看来知道无法摆脱他的追击,已经在那里停下不走了,数量不多的骑兵迅速列
 
阵,面对他们静静等待着。
 
    “杀!”
 
    李国翰拔出刀毫不犹豫地吼道。
 
    他身后三千骑兵立刻端起了长枪开始列阵向前,他们并没看到,远处夜幕的星光中,隐约有无数的船型黑影横陈……
 
 第三十七章 这就是个疯子
 
    “杀!”
 
    李国翰狂奔中吼叫着。
 
    他已经可以看到这支骑兵正中间那个手持方天画戟的男子,正是这几天连番羞辱他们的杨庆,这个凶残而又无耻的家伙,依靠卑劣的偷袭将八旗健儿的颜面一次次踩在脚下摩擦,今天该
 
让他付出代价了!
 
    “用这狗贼头颅祭奠英王!”
 
    他亢奋地吼叫着。
 
    在他身后三千骑兵同时发出了复仇的怒吼,带着三千匹战马践踏地面的雷鸣般巨响,恍如势不可挡的洪流般席卷过黑色的旷野……
 
    蓦然间一声刺耳的呼啸。
 
    李国翰下意识地抬起头。
 
    一道火箭从杨庆背后的黑暗中骤然升起,紧接着在繁星点点的夜幕上炸开一朵灿烂的焰火,他愕然低下头看着杨庆,突然间他发现这个面容越来越清晰的家伙,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诡异
 
,而借着焰火炸开的那一点微弱亮光,这支骑兵背后夜幕上的那片暗影也一下变得清晰,那不是之前他以为的树林,那是密密麻麻的无数桅杆和战船……
 
    “停止前进!”
 
    他几乎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惊叫。
 
    但一切都已经晚了,就在他喊出这句话的同时,在他们右侧的那片黑暗中,无数火焰仿佛凭空出现般骤然间喷射而出,在这火焰映照中,密密麻麻的大炮在荒草间显露真容,下一刻霰弹
 
如同狂风暴雨般打在他的骑兵中。因为是侧翼的攻击再加上他们队形的密集,这些霰弹几乎就没有落空的,原本气势如虹的冲锋队伍瞬间一片人仰马翻。被击中的士兵惨叫着坠落,被打伤的
 
战马悲鸣着倒下,他们又让更多猝不及防的骑兵紧接着栽倒互相撞击着,然后被后面涌来的骑兵践踏在马蹄下。
 
    “继续向前,别乱!”

当前网址:http://portaluuu.com/a/shengdacaipiaoguanwang/20180728/14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